则用于路基材料、便道铺设等

2016-12-19 16:34

老港固废处置基地南码头,7艘货运船静静停泊,5艘露天货舱覆着雨布,显然装载着货物,两艘货舱已空空如也。还有一艘正在北码头卸货。老港废弃物有限公司运营部经理张军告诉记者。

第一次运建筑垃圾,没想到会这样。来自江苏泰州的文姓船老大有些叹气。中间人找到我们运东西,我们也不懂运建筑垃圾要有证明的。文老大说自己这次受了教育,现在只能耐心等着卸货了,以后再不运建筑垃圾了。

家属称,从今年3月开始,锦鹿公司承担戒毒所西北区域的填土项目,但双方未签订合同。为了顺利开展作业,经中间人沟通,锦鹿公司从戒毒所开具接收土方证明。家属称,拿到接收土方证明之后,公司专门拿着这份证明到上海码头谈合作,还找到上海和苏州的两家大公司,签订了长期的土方合同。

9日下午15时,刚刚抵达上海的船主徐银华(化名)告诉记者,这些船主大部分来自苏北地区,主要靠运输为生。6月23日,一位自称姓陶的老板找到他们,说有一批建筑垃圾要运到苏州吴中区金庭镇太湖戒毒所,经一再协商,最终敲定每吨运费为14.5元,但没有签订任何字据,陶姓老板口头承诺卸货后付款。

记者近日采访了锦鹿公司负责人的家属,其给记者展示的一份接收土方证明显示,兹因本所周边低洼、废潭及挖损坑需填埋,特委托锦鹿公司运送土方约300万立方及施工,其中建筑装潢垃圾约8万立方,上面盖有江苏省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与锦鹿公司的公章,时间为2016年3月8日。家属称,接收土方证明是公司负责人陆某与戒毒所签订的,并由陆某到戒毒所内办理。

在北码头附近的老港建筑垃圾应急处置场所,记者看到卸下的建筑垃圾已堆成小山,两名作业人员在山上进行分拣,编织袋、泡沫塑料等被拣出。一会儿,4辆绿色专用土方车驶来,贴着小山,将车上建筑垃圾倾倒而出。这就是从涉事船只上卸下的建筑垃圾。张军说,8船全部卸完大约还要四五天。

上海城市建设发展迅速,建筑垃圾产生量大,资源化再利用是最好的出路。刘东生说。在建筑垃圾中,最主要的是工程渣土,挖基坑挖出的,基本就是泥土。截至今年5月底,上海建筑垃圾申报总量近3200万吨,其中工程渣土2940万吨,占90%以上,装修垃圾和拆房垃圾82.8万吨,仅占2.5%。在通过船只运至外省市的1836.3万吨建筑垃圾中,基本也是渣土,主要用于低洼回填、鱼塘回填。外运的装修垃圾和拆房垃圾,则用于路基材料、便道铺设等。刘东生说。

渣土卸点付费制,指的是只有确保渣土定量运送到指定消纳点并经三方核实后,运输方才能从渣土产生方拿到相关费用。

涉事船主:陶老板带路,让我们把这些垃圾运到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码头

锦鹿公司负责人家属:公司拿着戒毒所盖章的接收土方证明到上海谈合作

在奉贤区工程渣土卸点,整片的土地向远处延伸。这都是工程渣土围海造田的成果。奉贤区市容所常务副所长王桂权有些自豪。该卸点在全区范围内全面实施卸点付费制度,聘请第三方服务单位对辖区内出土工地、消纳卸点派驻现场管理员,利用ic卡配对、视频探头全流程监管,确保工程渣土定点定量受纳。

对这些装修垃圾和拆房垃圾,我们会进行初步分拣,然后在老港当地消纳,用于建设垃圾填埋场的便道,或者用于场地平整,实现资源再利用。上海绿化市容局废管处建筑垃圾管理科科长刘东生说。

对于建筑垃圾的消纳场所,我们要求严格核实后启用。刘东生告诉记者,建筑垃圾转运码头经营单位要依法取得上海交港部门核发的港口经营许可证,如果运到外省市的,需提供所在地镇级以上有关管理部门同意受纳的证明及消纳场所或者场点的租赁合同,并经上海相关绿化市容部门勘查核实。对外省市建筑垃圾卸点,转运码头所在区建筑垃圾管理部门每月要进行一次核量检查,我们市绿化市容部门会对其核查情况进行考核,考核结果计入区政府领导班子的绩效考核。

虽然有明确规定,但是绿化市容人士也坦承,这次事件的发生,显示上海管理上仍有疏漏。我们也在考虑进一步严格管理的做法。

在奉贤区的上海雅米鼎路基材料有限公司,记者看到建筑垃圾筑成的车行便道。一旁的堆场上,粉碎后的材料高高堆起,粗的直接用于路基建设,细的可制成路砖。公司人员指着一旁的粗铁丝堆,这个分拣出来,还可以回收利用。

我们正在加班加点卸载涉事船只的建筑垃圾。张军说,8艘涉事船只7月10日17时到达老港,11日一早6点他们就安排人加班卸货。

家属介绍,2015年,昆山强顺公司承包了戒毒所的绿化项目给该公司,施工地点在戒毒所院子内。今年1月,强顺公司退出。这名家属还表示,锦鹿公司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入场施工,项目开展顺利,戒毒所专门给工人安排宿舍,还腾出房间用作公司的临时办公用房。因为要从外地船运土方,中间人还让锦鹿公司新建一个码头,用于装卸土方。

8艘装载垃圾的船如何能把垃圾倒入江苏省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管辖的区域?就此,相关当事人接受了记者独家采访。

记者了解到,合同签订不久,昆山市锦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就开始接手这项工程。

另一艘货船的刘师傅告诉记者,陶老板承诺过,请他们运到苏州的货物就是一批建筑垃圾。后经船主确认为建筑垃圾后,于6月25日装船前往苏州,直至6月26日中午抵达。到达金庭镇后,陶老板还给我们带路,让我们把这些垃圾运到太湖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码头上。刘师傅说。

卸点付费制度能有效监管建筑垃圾的流量和流向,我们正在逐步向全市推广,同时也考虑推广到外省市的建筑垃圾消纳点,防止违规现象的发生。

我们没有违法,只想要回自己的运费。徐银华说,这个价格根本赚不了几个钱,光来回油钱就要7000多元,还有来回过闸费1000多元。

据苏州一位警方人士介绍,陶老板实际上是个黄牛,但这批垃圾又是谁交给陶老板,为何运到太湖戒毒所,警方称此案仍在调查中,不便透露详情。